鹤壁市天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繁体 
企业动态
分  类
联系方式
联系人:柳团利
手机:13193471123
电话:86-0392-3617779
传真:86-0392-3617779
E-mail:406692960@qq.com
 
企业动态

有机肥利用不仅仅是农民的事  网上转载

有机肥利用不仅仅是农民的事  网上转载

2008年11月底,当斯里兰卡的总统特使、水稻局长带着50万吨的氨基酸有机无机肥料定购合同满意地离开中国时,全国有机肥专业委员会主任、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沈其荣应该高兴———这一大笔订单足够他项目组里那些有机肥料企业“吃”上一阵子。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斯里兰卡尚且知道推广施用有机无机肥,咱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为什么反而用得这么少呢?

                          我国是世界上消耗化肥最多的国家,每年达5000万吨之巨,局部地区的环境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在制造着大量面源污染的同时,化肥企业每年还从国家得到数百亿元的财政补贴。

                          与此同时,我国的有机肥使用率仅有20%,而欧盟国家已达到50%以上。畜禽粪便、秸秆、食品废料等大量有机废弃物得不到利用,又成为新的污染源。

                          我国在肥料使用上似乎已经走入死胡同,如何破解?

                          “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国家必须采用扶持化肥的政策来扶持推广有机肥料!”沈其荣说。

                          这儿的土多松软

                          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话糙可理不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

                          12月6日,在常熟古里镇田娘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大门内的一片菜地,沈其荣拉住记者说:“你快来踩踩,这儿的土有多松软!”

  田娘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高健浩董事长用他那沙家浜式的常熟话告诉我们,夏天一场雨后,这片菜地旁的小路上就爬满了蚯蚓,而其他地方的农田周围几乎看不到蚯蚓了。

                          那天晚上,就在田娘公司的小食堂里,我们吃到了一桌正宗的有机农家菜,短短的菠菜格外地香,红红的萝卜特别地甜。高健浩和沈其荣喝着温热的黄酒,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了年少时自家房前屋后的小白菜、嫩黄瓜,还有遍地跑的小草鸡……可是这些,似乎只有在记忆中才能细细地咀嚼回味。

                          沈其荣告诉记者,我国有18亿亩土地,与欧美相比,三分之二是中低产田。也就是说,土壤有机质含量太低(1.2%)、土壤养分供应不平衡、土壤生物活性很低,这是限制作物达到遗传产量的关键因子,也是导致我国农业生态系统脆弱的主要原因,施用有机肥是提高土壤有机质的主要有效途径。

                          从提高农产品品质和改善农产品风味的角度来讲,同样应该使用有机肥。现在粮食、蔬菜、水果虽然品种丰富了,产量提高了,但是口感却下降了,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抱怨现在的瓜果蔬菜失去了往日的香甜和口感,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量使用化肥、生长激素等化学制品。

                          墙内开花墙外香

                          就在今年,泰国皇室庄园施用了沈其荣的技术生产的有机无机肥料后,米香果甜花儿艳;诗琳通公主发来邀请函,点名要请沈其荣去讲学授课,泰国政府随后就与中方展开了合作洽谈。在马来西亚,椰子壳如同中国农田中的秸秆一样让椰农犯愁,也让政府为难,但是沈其荣研究小组正在启动一项利用椰子壳和部分棕油渣制作微生物有机肥的项目,将有效解决这一难题。

                          “我的本意是要在国内推广使用有机肥,可现在却成了向国外推广的民间大使。”沈其荣带着一脸苦笑地说。

                          资源放错了就成了污染

                          循环经济是现在颇为流行的名词。其实,传统的中国农业一直在走循环经济的路子。60岁的高健浩回忆说,他年轻时,大家对有机肥重视得很,河泥、杂草、秸秆、人畜粪便、草木灰都用来沤肥还田,整个农业生产过程中几乎没有多余的废物产生。

                          可如今农民不愿意用了。农民们反映,一亩田几十公斤化肥一会儿就能撒完,省时省力。如果用有机肥,施用量就要大几倍,耗不起人工。

                          虽然有机肥的缓释效应对于作物中后期生长和培育土壤肥力来说非常重要,可是短期效果却比不上化肥,反而让农民觉得短期投入比化肥还高。

                          农民不知道,有机肥的利用率要大大高于化肥。目前我国化学氮肥利用率在30%%左右,也就是说100公斤尿素施到土壤里,30公斤给当季作物利用了,60公斤损失掉了,还有10公斤残留在土壤里。而有机肥的当季利用率达到50%%,还有40%%残留在土壤中,只有10%%的损失。

                          土壤肥力降低是小,环境损失却巨大。白白流失的化肥以及被人们抛弃的畜禽粪便、秸秆等,又在制造另一场生态灾难。

                          每年到了夏收秋收季节,农村的田间地头,处处可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烧坏了土壤,也污染了空气。而像江苏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农村的畜禽养殖大户越来越多,畜禽粪便量猛增,糟蹋了环境,还污染了水源。今年夏天,一场来势汹汹的太湖蓝藻危机,印证了当前农村面源污染的严重性。

                          据中科院南京地理湖泊研究所的观测表明,目前整个太湖平均氮、磷含量分别高于标准10倍以上。据沈其荣估算,目前整个太湖流域每年约有1000万吨有机肥原料被白白浪费掉,同时也造成了太湖的富营养化。如果把这些有机污染物从源头控制住,充分利用起来,做成商品有机肥料施入土壤,就相当于100万吨的养分(肥料),是江苏省每年化学养分投入的20%—30%。

                          循环农业的链条被我们自己打断了,一种资源变成了一种污染源。

                          有机肥利用不仅仅是农民的事

                          “现在,人们对有机肥的偏见应该改改了”,沈其荣说,商品化的有机肥不仅无臭无毒,还加入了功能性微生物菌种或无机肥,成为高效、持久、抗病的新型微生物有机肥和有机无机复混肥。

                          记者在田娘公司目睹了变污为肥的全套生产过程:公司收来畜禽粪便,在堆肥场先蒸发一部分水分,然后掺入50%的作物秸秆和豆渣、玉米渣等农产品加工下脚料,添加高温发酵菌种后充分搅拌,进入大棚进行一次发酵;再送入发酵槽进行二次发酵,这是一个生物干燥、除臭和动态连续发酵等无害化处理的过程,全过程只需10—15天,比传统堆肥缩短了30天左右。

                          这样出来的堆肥经过粉碎、过筛后,可根据需求直接散装,也可与无机肥复混造粒,使用时就像化肥那样一撒就行,更可以与特殊功能菌进行二次固体发酵,生产具有不同功能的微生物有机肥。

                          高健浩说:“好的肥料是土地的‘母亲’,而有机肥是最好的肥料,所以我们的品牌就叫‘田娘’。”

  在沈其荣课题组的支持下,免除草有机肥、克服瓜果蔬菜连作枯萎病微生物有机肥、氨基酸有机无机复合肥、堆肥生防剂叶面肥等功能性有机(类)肥料产品也相继开发出来,让不少头脑灵光的农民已经先尝到了甜头。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研制的防治黄瓜、西瓜、甜瓜等作物枯萎病的微生物有机肥施用后使几乎绝收的瓜地恢复了生产力,瓜农可在同一块地上连续种植这些经济作物,而且,种出来的瓜香甜、匀称,受到广大瓜农们的青睐。

                          而在全国12个烟叶种植区,使用了氨基酸有机无机复合肥的农户,生产出来的烟叶一下提高了2个等级,可部分替代高档进口烟叶,每亩增收250元。

                          但是沈其荣还是乐不起来。农民使用了有机肥,不等于市场就接受了有机农产品,更需要政府来扶持有机肥产业。“看到这些有机肥企业的生存现状,我就下定决心要帮助他们进行技术改造,与他们一起呼吁社会关注和扶持我国的有机肥产业。”

  沈其荣说:“如果我国的有机无机复合肥占总肥料市场的百分比从目前的不足1%达到40%左右,就可以消纳掉我国固体有机废弃物总量的60%左右,届时我国的土壤肥力就会明显提高,肥料利用率增加5个百分点以上,农产品品质和风味就会显著改善,我国的生态环境更会得到保护,用于生产化肥的能源就会大大节省,节能减排的战略就落到了实处。”


版权所有:鹤壁市天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QQ:给我发信息
技术支持  万业网   访问量: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