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天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繁体 
企业动态
分  类
联系方式
联系人:柳团利
手机:13193471123
电话:86-0392-3617779
传真:86-0392-3617779
E-mail:406692960@qq.com
 
企业动态

《焦点访谈》 20140525 被化肥“喂瘦”的耕地 

《焦点访谈》 20140525 被化肥“喂瘦”的耕地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中国是世界上人口与资源矛盾最尖锐的国家之一,我们用全球9%的耕地和6%的水资源养活了全世界21%的人口,成绩伟大举世公认。但在总结巨大经验的同时,这其中也蕴含着风险,需要早警惕、早应对。比如我们为养活全球1/5人口而使用的化肥量,现在已经接近了全球总用量的1/3。大量施用化肥会带来什么样的不良影响呢?

  近些年,农民李玉兰经常看着自己的土地发愁。老李告诉记者,过去村里人种麦子,平均一亩地使用复合肥100斤,追肥的时候再加尿素30斤,这种施肥方式已经延续二、三十年了。但是这些年,村民们用的化肥越来越多,产量却再也提不上去了。

  其实,有这个烦恼的不止老李一个。多施肥才能多打粮食是很多农民的共识。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但如今,在我国很多地方,庄稼这枝花,几乎全靠“化肥”当家。根据统计年鉴的记载,1978年,我国农业化肥消耗总量只有884万吨;到了2007年,化肥使用量达到5107.8万吨。

  化肥的大量投入虽然保障了我国粮食安全的稳定,但与此同时,危害也开始显现,土地开始板结。板结会使土壤保持水分、养分的能力变差,影响作物根系生长 ,降低作物产量。此外,过量施肥还会造成土壤酸化。科研人员曾经拍摄到一块过量施用氮肥的田地,和旁边正常的田地相比,几乎可以用“颗粒无收”来形容。

  土壤的变化令农民感到不安。而在很多地方,为了保住产量,农民们能做的就是再多施些化肥。可增产已经越来越难。

  2007年,我国对耕地肥力的质量进行调查。在从全国各地采集的4万多个土壤样本中,有机质不达标的占到87%;缺磷的占到81.4%,;缺钾的41.7%;硫的含量低于临界值的占到30%;缺锌的占51.1%。

  在来之不易的九连增之后,呼吁关注粮食生产潜在危机的声音也不断涌现。

  过量施用化肥,带来严重危害,但这并不意味着化肥本身就是坏东西。化肥对提高人类的农业生产水平功不可没,至少在未来相当长远的一段时间,人类要吃饱肚子,也不可能摆脱对它的依赖。问题的关键,在于认识规律、科学利用。农业学者归纳的要素有三:合理施肥、平衡施肥、增施有机肥。

  我国从2005年起,开始大力推广 “测土配方施肥”的技术。通俗地说,就是先给土壤体检,然后对症下药,缺什么补充什么,用多少补多少;避免土地不消化。这个原理浅显易懂,说起来很简单。可这好办法在实践中推广,却又有点复杂。

  2010年,河北农民李玉兰接受了当地农业局的指导,把自家的麦子地做成了“测土配方施肥”的实验田。一半儿按照原先的方法施肥,一半由农技人员检测之后,按照配方指导施肥。土壤检测发现,由于多年增施尿素,老李家的麦子地里氮元素严重过量,钾元素却严重不足——这正是他家不断施肥,收成却总也上不去的原因。农业技术人员开出药方:停止追加尿素,改为每亩地追加8斤钾肥。去年,他家麦子地的产量在徘徊多年之后终于又有了明显的提高。

  测土配方施肥让老李家麦子地的施肥总量减少了20%多,产量提高了20%。效果很是喜人。但是走出实验田和示范区,测土配方施肥效果又如何呢?

  在山东的蔬菜种植区,记者发现,田间地头的农民们对测土配方施肥感觉很茫然。测土配方施肥是我国应对化肥过量使用的一项重要举措,但这个地方为何没见什么动静呢? 

  在山东寿光农业局,检测中心的地上堆满了从各地采来的土样。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测土的工作其实一直在做,只是他们的工作量和大棚数量比起来微不足道。寿光农业局有20个人的检测队伍,在全国县级行政单位里算是多的,河北省成安县的工作就更难做了,6个工作人员,至少要负责8万多户农民的耕地。

  测土配方施肥是我国从发达国家借鉴的先进做法。但在国外,农业生产很多都是大农场、规模化经营,整个区域的基础地力和化肥施用情况类似,上百公顷土地取15-20个样品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中国的农业生产是一家一户分散经营,一块地通常只有一、两亩大小,如果也按一个地块取15-20个样品来检测,其数量是难以想象的。实际上,近几年,国家财政每年都要投入十几个亿推广测土配方施肥,这些钱听起来很多,用起来却不够。

  那么,农民自己愿意花钱测土吗?河北省成安县的农民李玉兰是“测土配方施肥”示范田的主人,按理说他是最理解土壤检测好处的人了,但他说不会自己拿钱去测土。

  “测土配方施肥”成本大,集中推广有困难。但是再不改土改肥,增收就会遇到阻碍,生产就会遇到瓶颈,这点农民自己最清楚。所以我们看到,在新技术推广受阻的情况下,农民便开始尝试各种办法,千方百计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提高地力。因为大家的情况和习惯不同,这个局面看上去,就成了“各村都有各村的高招”。

  在山东寿光的村子里,记者碰到一位女士隋玉萍。她头上盖了块毛巾以防晒黑,很难想象这么爱美的姑娘居然是卖稻壳粪的。

  一会儿功夫,隋玉萍就卖出了两车粪,收获了16000块钱。她告诉记者,这几年,寿光有机肥的销售量节节攀升,越来越多农民开始使用豆饼、稻壳、鸡粪作为大棚底肥。别的地方的农民都爱用化肥,寿光的农民为什么偏爱有机肥呢?

  其实,作为北方最大的蔬菜基地,这里因过量施肥而导致的土壤问题很早就出现了。在农民看来,化肥越来越不好用,必须得另想办法。一些脑瓜灵活的农民想起了鸡粪、豆饼这些多年不用的有机肥。

  有机肥最大的好处就是培肥地力。恢复使用有机肥的农户发现,土壤明显有了劲,蔬菜长得特别好——有机肥就这样重新火了起来。

  借此机会,农业技术部门加大宣传力度。制定了《蔬菜标准化生产操作规程》和《生产技术操作规程》,推行至每家每户。

  一个好的施肥方法并不是不施化肥,而是要做到化肥和有机肥的合理配比,既能增产增收,又能培肥地力。在寿光,除了有机肥的变化,化肥的使用也和过去有了很大不同。

  一户农民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不用复合肥,而是用一种“绿面面儿”。在农资商店,记者看到了这户农民使用的“绿面面儿”,是一种以色列进口的水溶肥,包括氮磷钾和多种微量元素,小小一包25公斤,可价格却高达600元。农民告诉记者,这一小袋化肥,一个大棚能施4次,总量其实省了很多。

  因为蔬菜产业做大了,当地已连续多年实现农村人口与城镇人口的收入持平,这就使农民愿意用高投入换来高产出,而在培肥地力上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可以使他们的高收入更加持久。

  虽然寿光在平衡施肥、土壤改良上取得了成效,但是,要想真正解决过去多年来对土壤的损耗和污染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寿光土壤中积存的化肥、农药残留呈现出深层比浅层更为明显的状况,这说明了什么呢?寿光市蔬菜站站长刘立功介绍,地表的农药肥料污染慢慢向下渗透,现在到达地下20米的污染其实是10年前造成的。专家认为,要想彻底清除这些污染,恐怕需要更长的时间。 

  不管是农家土肥还是高效化肥,它们的使用对减少施肥总量、改善肥料结构都有好处。但各自为战的粗放作业模式,毕竟还是效率低下、进展缓慢。寿光尚且如此,更何况其它地区?其实,先进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解决土地退化问题,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是重要前提;而农业的适度规模化经营,也正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的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说:“改土改肥”这项工作,不止涉及具体的技术设计和制度安排,更与国家农业战略布局密切相关,只有把中央精神吃透、落实,整合力量、全面协调,它才可能取得扎实成效。


版权所有:鹤壁市天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QQ:给我发信息
技术支持  万业网   访问量:   免责声明